俄罗斯是华,中俄同盟

摘要: 普京的上海之行不是作为一个荣耀的天然气推销商而去,而是一位寻求自己版本“尼克松在中国”的俄罗斯领导人。如今的习近平安全地坐在山头上,而普京则正在试图爬上顶峰,但是可能会失败。 ... ...普京与习近平将中俄关系推上顶峰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刊载署名戴维·布莱尔的评论文章说,俄罗斯总统普京确信他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想法相似,但是他错了。  文章说,中国在1960年代末中苏边境冲突之后毛泽东采用向美国靠拢的策略,以避免美国“坐山观虎斗”,从而为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1972年访华创造机会,中美关系从此解冻。40多年过去了,如今的中国领导人可以“奢侈地”看着美国和俄国在乌克兰问题上分庭抗礼。  作者认为,美俄再次对峙迫使普京急忙赶到上海,与中国签署了他过去10年内一直避而不签的天然气出口协议。文章说,在上海的签约仪式对普京来说代表他大战略的缩影——就在同一时刻,美国和欧盟正试图在经济上惩罚俄罗斯,普京想要以灵巧地向东方转向,与中国这个强大邻居结成反西方同盟,以挫败美国设计。  普京在华访问时宣称,中俄在主要国际问题上的看法相似,或者甚至相同。作者认为,普京的上海之行不是作为一个荣耀的天然气推销商而去,而是一位寻求自己版本“尼克松在中国”的俄罗斯领导人。文章说,在美国、俄罗斯、中国“战略三角”的游戏中,普京认为他将其中的两方拉在一起,这样显着削弱了第三方。  那么,这些希望有没有一点实现的可能?作者指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是否与普京分享同样的伟大远景非常值得怀疑——普京眼中的战略棋盘可能只是中国人眼中的企业资产负债表。  文章认为,在“谁更需要这个协议?”问题上,答案令人尴尬地明显。习近平不像普京那样面临压力——美国和欧洲在不如意大利经济强大的俄国经济头上悬挂着达摩克利斯之剑,而习近平则领导着当前全球最重要的商业重地。  作者分析,尽管习近平需要能源来确保中国经济的扩张,但是俄罗斯仅仅是众多能源提供者中的一个。习近平可以向土库曼斯坦、缅甸、卡塔尔甚至澳大利亚购买能源。多年来中俄在天然气出口价格这一关键问题上僵持不下。如今签署的协议条款属于机密,但是有人怀疑俄罗斯让步了更多。  文章说,普京将俄罗斯从西方制裁中抽离的野心可能也是不现实的——就算一切按照他的计划走,中俄之间按时建好一条大型输气管道,最早投入使用的日期也是四年之后。作者认为,这意味着,在四年之内俄罗斯天然气公司的财富还是取决于向欧洲人出售天然气,使俄罗斯完全暴露在乌克兰危机带来的威胁之中。  文章分析,中俄两国在每一个国际问题上的观点并不见得一致。中国的外交政策建立在“不干涉别国内政”的基础上。尽管如此,俄罗斯吞并克里米亚并要求乌克兰修改宪法引进联邦制明显与中国的不干涉政策背道而驰。俄罗斯迫使北京在西方和放弃自己外交政策之间选择,使之处在一个不可能的境地。  当联合国安理会讨论相关问题时,中国别无选择地表示弃权。作者认为,只有在这场三角游戏中的两方因为大致相同的压力被拉到一起的时候,才会发生根本性变化,而俄罗斯和中国之间目前并没有这种平衡。  当尼克松与毛泽东见面的时候,两者都知道这个时刻的重大——尼克松正抓住机会改变冷战格局,毛泽东则在与苏联战争威胁下保护中国。  文章说,我们现在了解到,1969年10月中苏交恶的时候,毛泽东非常害怕苏联先下手为强向中国发动核打击,他下令中国高层领导人们离开北京,散布到全国各地。而今天的习近平则没有受到这种程度的威胁。  作者最后总结道,如今的习近平安全地坐在山头上,而普京则正在试图爬上顶峰,但是可能会失败。

20世纪50年代中苏友好宣传画资料图吉密欧在文章开头便道,未能在冷战正酣时发现中苏关系破裂,使美国及其他西方国家在西方情报史中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自上世纪50年代末起,便有小部分CIA官员向各国政府指出不断浮现的证据。然而,后者却拒不相信两位共产主义巨人竟会“反目”。直到1969年珍宝岛自卫反击战爆发,他们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金融时报》前北京分社社长吉密欧图源:雅虎Flickr吉密欧认为,如今西方可能又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无视中俄之间正在形成的“反西方、反美联盟”。他觉得马蒂斯这种不相信中俄会成为真朋友的心态,就好似冷战期间把国际共产主义当成铁板一块的教条观念一般,错误、危险。中俄领导人并没“故作姿态”文章举的第一个实例,是普京和习近平主席之间表现出的“兄弟情谊”。普京不久前接受采访时曾说,习近平是唯一一个和他一起庆祝过生日的国家领导人,“还没有和哪位外国同行建立过这种关系,但习主席做到了。”那还是2013年10月7日。

在今年6月举行“香格里拉对话”上,美防长马蒂斯曾代表美国,就中俄关系发表见解。他称,俄罗斯跟西欧和美国的共同点更多,中国则更像太平洋国家和印度。总而言之,中俄之间“利益天生不一致”。但英媒可不这么看。8月9日,《金融时报》前北京分社社长、亚洲版编辑吉密欧刊文对这番言论表示反对,并告诫道,中俄正在形成牢固“同盟”,西方国家要警惕这一“威胁”。否则,就是在重蹈冷战时期误判中苏关系前景,把共产主义当“铁板一块”的覆辙。

当天他们吃的也很简单:一杯伏特加和一盘香肠,“两人就像大学生一样”。而习近平主席也一直称普京是“我的好朋友”。今年6月8日,他还向普京颁授了首枚中华人民共和国“友谊勋章”。喜提中国首枚“友谊勋章”的普京央视新闻视频截图西方国家可能会轻率地把这一切归为“故作姿态”的表面现象,但吉密欧却并不认为。而且这两位领导人自2013年以来,已经会晤了至少26次。对中俄两国人民来说,意义不可谓不重大。经济彼此依存,军事关系密切文章称,诚然,俄罗斯的角色发生了明显转换——经济规模只有中国的约十分之一,从苏联“老大哥”变成了如今的俄罗斯“小弟”,自尊心也难免受到一些打击。但中国却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护着他们的自尊,以地位平等的“朋友”相称,并和他们签订一系列合作合同。话又说回来,即便两国经济严重不对等,却还是需要彼此依存。比如,根据中国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原油进口量为4.2亿吨,首次超越美国成全球第一大原油进口国。其中俄罗斯成为头号供应国。

今年6月,俄国家石油管道运输公司副总裁安德罗诺夫预计,今年这一数字还将增长45%。吉密欧认为,两国都得到了超出原油贸易本身的好处。俄方借此得到了数百亿美元贷款,中方则免于途径马六甲海峡、亚丁湾等容易被美军切断的战略咽喉要道。此外,中国对天然气的需求也急剧增加。然而为回应美国相应举措,中国在8月初又把液化天然气加进征税清单。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消息,俄国家能源安全基金会首席分析师尤什科夫认为,俄罗斯将有希望取代美国的角色。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也预计于2019年底建成。中俄东线天然气管道内的中俄过境点图源:中新网文章又提到,比起中俄的经济关系,军事关系更加值得西方国家警醒。今年4月,国防部长魏凤和履新后首次出访,就去了莫斯科并参加莫斯科国际安全会议。他的所作所为就更直接了:他亲口告诉俄防长绍伊古,此举就是要让美国人看到中俄军队的友谊和密切关系。这番示好也并不流于表面,吉密欧觉得,从中俄海军定期举行的联合军演便可见一斑。

俄罗斯在过去几十年里一直未曾把最先进的武器卖给中国,如今他们却也打破了这个“传统”。中国成为苏-35战斗机的第一批外销客户,8月初,俄方还表示有意愿在苏-35项目上与中国展开“更多合作”。美国“联俄抗中”?还是不靠谱当然,联结中俄的最重要的纽带,还是意识形态。文章中说,比如两国都对美国乐此不疲的“颜色革命”嗤之以鼻,不满由美国来主导全球秩序;另一方面,还有着想要快速发展的共同利益。这正好给了美国一个在“中俄同盟”变得牢不可破之前“挑拨离间”的机会。

吉密欧继续分析道,上世纪60年代初,正是由于西方没有及时接受中苏交恶的现实,使得“多米诺骨牌”被推动,国际共产主义四面受敌,“打击共产主义”成了主导美国政府的正统思想。如果尼克松早10年尝试与中国交好,中国或许就可以不必经受后来一系列“浩劫”。在他看来,中国如今不断崛起,且大有取代美国之势,比俄罗斯“难对付”得多。有鉴于此,美国政府或许促成1972年中美和解的重量级人物——基辛格的想法。每日野兽网7月25日消息称,他建议特朗普奉行“与尼克松相反的对华战略”,寻求与俄罗斯交好、孤立中国。基辛格和特朗普youtube视频截图但有如今糟糕的美俄关系为阻碍,这恐怕难成现实。“中国和俄罗斯目前有着非常相似的想法,他们相互非常支持。我没有看到太多的裂痕”,美国海军战争学院俄罗斯和中国问题专家戈德斯坦当天就评道。

再考虑到“通俄门”事件,吉密欧也不认为特朗普能成功推行亲俄战略。不过他最后提醒美政府,无论特朗普能否连任,都必须认识到“中俄同盟”对美国利益甚至世界秩序的“威胁”。中俄两国关系密切确是事实,这又对美国甚至世界构成“威胁”了?早在今年1月底,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副主席塞尔瓦便曾公开渲染“中俄威胁”,还觉得“美国与中俄的大国战争可能性虽然很遥远,但是越来越真切。”对此,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曾做过有力反驳:希望美方摒弃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过时观念,正确看待中国和中美关系,同中方相向而行,相互尊重,聚焦合作,管控分歧,维护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

本文由365bet线上开户发布于环球财经,转载请注明出处:俄罗斯是华,中俄同盟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