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权在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中国副外长刘

  中新社北京7月13日电:“如果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当然有权划设防空识别区,这取决於我们的综合判断。”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13日在北京表示。

摘要: “如果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当然有权划设防空识别区,这取决于我们的综合判断。”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13日在北京表示。刘振民答记者问中新社北京7月13日电 (王婧 蒋涛)“如果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当然有权划设防空识别区,这取决于我们的综合判断。”中国外交部副部长刘振民13日在北京表示。当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并举行新闻发布会。刘振民在发布会上回答“中国是否会在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问题时作上述表示。刘振民首先指出,有一个国家派了庞大的航母舰队在南海活动。他表示,仲裁之后,中国政府对裁决的立场很明确,“因为它就是一张废纸,不会得到执行,希望大家把这个裁决搁在纸篓里或者搁在书架上,放到档案馆留起来就完了”。刘振民说,至于中国会不会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首先我们要说清楚的是,中国有这个权利。中国在东海划了,在南海是不是需要划,要根据我们受到威胁的程度。如果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当然有权划,这取决于我们的综合判断。刘振民表示,希望其他国家不要借机来威胁中国,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不要把南海变成一个战争的发源地。中国的目标是希望南海成为“和平之海”、“友谊之海”、“合作之海”。如果有的国家执意执行这张废纸,中方如何应对?对此,刘振民说,裁决就是一张废纸,没有约束力,是无效的。“谁要想试试,按照这个裁决去执行,去实施他们的行为,我想那也会构成新的不法行为,中国政府也会采取必要的手段阻止他们。”刘振民还指出,中国坚持谈判解决问题,但不要期望按照裁决去谈判。按照裁决来谈判的话,中国也不会去谈。刘振民提醒菲方认识到这一点,如果菲律宾执意不回到谈判桌上,中菲关系必然受到影响,目前这种状况很难改变。最后,刘振民还以台风为例形容中菲关系,菲律宾一年会遭受多次台风袭击,但这些台风吹过菲律宾之后很快就可能吹向中国的台湾和东南沿海,“所以我们是一定意义上的命运共同体,是面对自然灾害的命运共同体。”菲律宾新总统上任后,已就南海问题作出了一系列积极表态,对此刘振明称,中方是欢迎的,希望中菲两国之间能够回归到谈判解决南海争议的轨道上去,也为中菲两国关系转圜、加强两国合作创造更好的条件。“我想,经历这场仲裁案的风雨之后,雨过天晴,我们希望这一天很快到来。”刘振民说。记者会实录:中央电视台记者:我们看到,仲裁结果出来之后,有国家表示“这个仲裁裁决对当事双方都是有效的,都有约束力”,我想请问,中国如果不执行裁决,对他们来说是“违反国际法、将会损害国际声誉”,中方对此是怎么看的?刘振民:关于这个仲裁裁决是否有约束力,中国政府已经表明立场,外交部声明已表明立场,这个声明是“没有约束力、无效、违法,中国不会承认,也不会执行”,为什么这样说呢?在中国外交部声明当中,以及今天发表的白皮书当中都做了系统性的阐述,我今天想重点就仲裁庭是不是一个合法的国际法庭问题给大家做一个说明,目的就是要撕破仲裁庭的面纱。第一,这个仲裁庭不是国际法庭,与位于海牙联合国系统的国际法院毫无关系,与位于汉堡的国际海洋法法庭有一定关系,但不是海洋法法庭一部分。与位于海牙的常设仲裁法院(PCA)也不是一个系统的,有点关系,为什么呢?因为常设仲裁法院为仲裁庭提供了秘书服务,仅此而已。这个仲裁庭在庭审的时候使用了常设仲裁法院的大厅,仅此而已。仲裁庭绝不是国际法庭,这一点请大家一定要注意。第二,这个仲裁庭的组成实际上是一个政治操作的结果。这个仲裁庭是由5名仲裁员组成,除了菲律宾自己指定的仲裁员,就是来自德国的沃尔夫鲁姆教授外,其他4名仲裁员是由国际海洋法法庭时任庭长日本籍法官柳井俊二先生指定的,他是何其人也?他是国际海洋法法庭的法官,现在还是,同时也是日本安倍政府安保法制恳谈会会长,他在协助安倍解除集体自卫权,挑战二战后国际秩序方面起了很大作用,他也曾是日本驻美国大使。据各种消息证明,这个仲裁庭的组成完全是他操纵的,而且在后来仲裁庭的运作过程当中,他还在施加影响。第三,这个仲裁庭的组成有很大的问题。媒体朋友也看到了,仲裁庭的五位仲裁员,四位来自欧洲,一位来自德国,一位来自法国,一位来自荷兰,一位来自波兰,都是欧盟成员。另外一位法官来自加纳,国际海洋法法庭最初成立的时候担任过庭长,但他长期居住欧洲。这样一个法庭有没有代表性?他们了解不了解亚洲文化?了解不了解南海问题?这是几十年来国际社会高度关注的问题,在1945年签订《联合国宪章》、制定《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时候,有一条说“国际法院的组成必须代表世界各大文化和主要法系”,国际海洋法法庭成立时也有这个要求。为什么呢?就是要确保以后的法庭有代表性、有权威性。国际法院有中国法官,国际海洋法法庭有中国法官,常设仲裁法院也有中国的仲裁员,我本人也是常设仲裁法院的仲裁员,我们中国有四位仲裁员。但是这个仲裁庭的五位法官没有一位来自亚洲,更不用说来自中国,他们了解亚洲吗?他们了解亚洲文化吗?他们了解南海问题吗?他们了解亚洲复杂的地缘政治吗?他们了解南海的历史吗?他们凭什么能做出公正的判决?1234 / 4 页下一页

  当日,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表《中国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中国与菲律宾在南海的有关争议》白皮书,并举行新闻发布会。刘振民在发布会上回答“中国是否会在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问题时作上述表示。

  刘振民首先指出,有一个国家派了庞大的航母舰队在南海活动。他表示,仲裁之後,中国政府对裁决的立场很明确,“因为它就是一张废纸,不会得到执行,希望大家把这个裁决搁在纸篓里或者搁在书架上,放到档案馆留起来就完了”。

  刘振民说,至於中国会不会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首先我们要说清楚的是,中国有这个权利。中国在东海划了,在南海是不是需要划,要根据我们受到威胁的程度。如果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当然有权划,这取决於我们的综合判断。

  刘振民表示,希望其他国家不要藉机来威胁中国,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不要把南海变成一个战争的发源地。中国的目标是希望南海成为“和平之海”丶“友谊之海”丶“合作之海”。

  如果有的国家执意执行这张废纸,中方如何应对?对此,刘振民说,裁决就是一张废纸,没有约束力,是无效的。“谁要想试试,按照这个裁决去执行,去实施他们的行为,我想那也会构成新的不法行为,中国政府也会采取必要的手段阻止他们。”

  刘振民还指出,中国坚持谈判解决问题,但不要期望按照裁决去谈判。按照裁决来谈判的话,中国也不会去谈。刘振民提醒菲方认识到这一点,如果菲律宾执意不回到谈判桌上,中菲关系必然受到影响,目前这种状况很难改变。

  最後,刘振民还以台风为例形容中菲关系,菲律宾一年会遭受多次台风袭击,但这些台风吹过菲律宾之後很快就可能吹向中国的台湾和东南沿海,“所以我们是一定意义上的命运共同体,是面对自然灾害的命运共同体。”

  菲律宾新总统上任後,已就南海问题作出了一系列积极表态,对此刘振明称,中方是欢迎的,希望中菲两国之间能够回归到谈判解决南海争议的轨道上去,也为中菲两国关系转圜丶加强两国合作创造更好的条件。

  “我想,经历这场仲裁案的风雨之後,雨过天晴,我们希望这一天很快到来。”刘振民说。

  刘振民同时指出,至於中国会不会划设南海防空识别区,首先必须说清楚的是,中国有这个权利。在南海是不是需要划,要根据中国受到威胁的程度。中国希望其他国家不要藉机来威胁中国,希望其他国家能够与中国一起努力,相向而行,共同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不要把南海变成一个战争的发源地。

本文由365bet线上开户发布于军事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中国有权在南海划设防空识别区,中国副外长刘

相关阅读